東方今報新聞觀察員 李長需
  焦點人物
  首例“裸官被退休”“裸官”或迎來末日時代
  “盼望著,盼望著,東風來了,春天的腳步近了。”朱自清先生在散文《春》中,用如此字句刻畫人們對春天的期盼。上周,中國首例“裸官”被公開處理,估計對裸官沒有好感的人們,大概也有“春天的腳步近了”的感覺。公開而為“首例”者,有風光無限的,也有灰頭土臉的。而當“首例”遭遇“裸官”,無論怎樣,都難與風光無限沾邊。說起來,創造這個第一的,還是原廣州市委副書記方旋。5月19日,廣東省發佈消息稱,佛山市委書記、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李貽偉擬任廣州市委副書記;不滿60歲的原廣州市委副書記方旋提前退休。而據媒體調查,此次人事調整與廣東省治理“裸官”若干舉措有關,而有關部門近期也確認,方旋的確為“裸官”。從年齡來說,方旋到10月份才到退休年齡,但此番“被退休”,顯然格外引人註目,媒體稱其退休的吏治意義大於事件本身。它表明治理“裸官”不再是說說而已,國家要動真格了。這或許是一個治理“裸官”的新起點。說起“裸官”,已不需要再普及其含義了。早在6年前的7月3日,一篇《還有多少貪官在“裸體做官”》的文章在網上廣泛流傳。發表該文的是中國民盟委員、安徽省蕪湖市政協常委周蓬安,當時妻兒均在國外的原陝西省政協副主席龐家鈺案發,為形容此類案件現象,周蓬安就將“裸體”與“做官”結合,製造出“裸體做官”的概念,從此不脛而走為“裸官”。有人把“裸體做官”者形容為官場上的“野鴿子”,因為他們身上具有“野鴿子”的一些特點:自己孤單一人,沒有“家”的感覺;他們四處吃“野食”,能貪則貪,能撈則撈;他們隨時可以飛走。這樣的“野鴿子”究竟有多少?2012年全國兩會上,全國人大代表、國內著名反腐專家、中共中央黨校教授林喆說:從媒體曝光的情況看,從1995年到2005年,我國有 118萬官員配偶和子女在國外定居。儘管並非所有的“裸官”都是腐敗官員,但2012年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發佈的“裸官”監管調研報告認為,“裸官”是貪腐的高危人群。去年10月14日《財經》雜誌封面文章《中國“裸官報告”》也提到,2000年至2003年,歸案的潛逃境外的貪官人均攜款近500萬。如何治理“裸官”,根據中國社科院的報告,自2009年9月起,上至中央,下至各地、各級部門,針對“裸官”貪腐問題,以平均每年一至兩部的速度出台相關文件,規定了“裸官”管理的適用對象、申報內容、管理機構和不實申報的處罰措施等。其中,2009年11月25日,深圳市政府出台規定,首次提出“限制裸官”這一新概念;2010年2月22日,監察部網站就發佈了《國家預防腐敗局2010年工作要點》,監管裸官首次作為預防腐敗局工作重點被提出; 2012年,廣東省規定裸官原則上不得任正職;2013年12月7日,中央組織部印發了《關於進一步做好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工作的通知》,這被視為中央查處“裸官”的重要一步;而今年元月初,中央發佈的《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》,規定裸官不得列為考察對象,再一次收緊了對裸官的緊箍咒。而廣東省此次動作,終於將治理裸官的雷聲化為了陣雨。值得註意的是,此次方旋因裸官被提前退休,並非官方的正式公佈,而是媒體調查的結果。從民意反應來看,公眾對於其提前退休並不滿意,無論是不得提拔,還是提前退休,這對於裸官的利益觸動,仍然有限。對於裸官的管理機制,還需要進一步加強。在這一點上,公眾的期望是,依據中央規定,儘快明確對已擔任重要崗位領導職務者的處理方式和程序。
  面孔排行榜
  焦順東別毀了“女同學”這個詞上周,江蘇建湖縣住建局建設工程質量檢測中心副主任、黨支部書記焦順東,在KTV摟抱一女子,動作不雅,被人網曝出“抱小姐”。而焦順東則對記者澄清:“我抱的是我女同學,不是什麼小姐。”有家有口的人,“少兒不宜”地摟抱“女同學”就很高雅了?拿“女同學”來頂缸,分明要毀掉這個大家印象不差的詞了,將其撤職、開除黨籍,也算活該了。
  程孟仁死都攔不住的貪5月19日,貴州省交通廳廳長程孟仁及其情人何文,因巨額受賄在貴陽中院出庭受審。整整十年前,程的前任廳長盧萬里就是在這裡公開被判處死刑。彼時,程官至副廳長。前鑒不遠,後車即覆,當地人慨嘆:盧萬里的死都沒攔住後任者繼續貪。一任接一任,前赴後繼,想攔著“貪”恐怕不能依靠“死刑”的威脅,而得給脫軌的權力上個籠頭。
  劉占濱自殺背後有無更大“老虎”5月16日,哈藥集團所屬的三精製藥公司董事長劉占濱被立案偵查;兩天后在體檢的醫院跳樓自殺身亡。被調查自殺,這似乎更坐實了外界對他違紀、犯罪的猜測。但耐人尋味的是,在劉占濱跳樓後的被搶救過程中,他曾反覆地說“我不想要,可不敢不要”。這意味著什麼?是否他貪腐犯罪的背後,還有更大的老虎,迫使他接受賄賂,或者逼迫他走上貪腐的賊船?
  曹立新中紀委再次“清理門戶”中紀委網站5月19日晚發佈消息,中央紀委副局級紀律檢查員、監察專員曹立新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。聯繫10天前被清理的中央紀委第四紀檢監察室主任魏健,可以發現,10天之內,中紀委兩次清理門戶,表明瞭中紀委不護短、不偏袒,堅決杜絕“燈下黑”的堅定決心 ,也彰顯了中紀委“清理門戶”的鮮明態度,為各級紀檢機關抓隊伍自身建設樹了典範。
  劉漢判死背後更須挖出靠山湖北省咸寧市中級人民法院23日上午9時對劉漢、劉維等36人組織、領導、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以及故意殺人罪等案件一審公開宣判,劉漢、劉維一審被判處死刑。劉漢及其團夥的倒下,再次警示:不管是誰,不管他的身份有多顯赫,都不能觸碰法律的底線。而且,不只是劉漢犯罪團夥,其拉攏和腐蝕的官員,包括背後的靠山,都需要挖出並予以嚴懲,讓民眾看到正義和真相。
  副市長的“偶爾”天天公車接送小孩,經常用公車接送社會女郎,經常用公車進出豪華酒店消費,妻子用名牌包,司機抽天價煙……湖南耒陽市副市長張東輝被人拍到如此多的現行。但代管耒陽的衡陽市相關部門卻“解釋”,用公車接送孩子上學只是偶爾順路,所謂接送社會女郎只是一次偶然機會讓女同事坐車,其妻子所用名牌包只是高仿超A貨,經常出入豪華酒店只是當天因公開會;司機也只是偶爾抽煙……諸多“偶爾”,卻每次都讓人拍了照片,這樣的“巧合”,可謂“萬年不遇”了。如此“背書”,也可算作“司馬昭之心”了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東方今報新聞觀察員李長需:“裸官”或迎來末日時代)
創作者介紹

eleven

bx08bxulk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